奋不顾身,大爱无边-舆情网

2018-05-17 02:39

  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现场。
  资料图片

  2008年汶川抗震救灾现场。
  资料图片

  2018年,程强(右一)在空降训练中。
  贾光辉摄

  2018年,杨志与汶川小朋友在一起。
  王 建摄

 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,汶川突发强震,一时间山河破碎、满目疮痍、苍天呜咽,成千上万的受灾群众在泥块瓦砾、残垣断壁中挣扎求生,在深深的恐惧中伸出双手、发出求救的呼唤……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,解放军和武警官兵不惧艰险,第一时间奔赴灾区,展开生命大营救,在那片倒塌的废墟上到处都留下了官兵忘我奋战的足迹,一个个故事感人肺腑。

  10年后的今天,记者沿着龙门山地震带重访当年的重灾区,昔日的废墟上早已铺满生命的绿色,当初在救灾一线涌现出的抗震救灾精神,在一茬茬官兵身上接续传承,迸发出了强大生命力。

  杨志:陪伴牺牲的战友,见证汶川的巨变

  “5·12”地震10年前夕,武警阿坝支队汶川中队中队长杨志带领官兵又一次来到映秀镇“5·12”地震遇难者公墓,这里埋葬着数千名遇难者,也长眠着地震和余震中为转移群众牺牲的8名武警战士。

  这次祭奠,对杨志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。他曾经与牺牲的烈士们一起战斗,10年过去,他即将告别这个曾经战斗的地方,昔日的场景一一浮现脑海。

  汶川县是“5·12”地震的震中和重灾区,10年前,大地就是在这里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撕开伤口。震后的汶川,余震频繁,作为灾区内的属地部队,中队除了担负执勤任务的哨兵以外,所有官兵迅速投入救灾工作。在中队仅有的一面国旗上,杨志作为刚分下连队的学员排长,与28名官兵庄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,大家知道,这一份军令状在当时意味着奉献和牺牲。

  震中的汶川县城,与外界失去了联系,成为“孤岛”,中队官兵兵分4路组织群众开展自救互救。救援官兵蹚过冰冷的河水、钻进残垣断壁,肩扛手扒,全力探索生命迹象,手、脚磨出了血泡,血泡破了又起、起了又破,每走一步都钻心地痛,但却没有一人临阵退缩,在增援部队到达前抢救出600多名受困群众,安全转移3万多人。

  震后的汶川并不宁静,在灾后重建的过程中,这里经受着次生灾害的严峻考验。2013年7月10日,受强降雨影响,汶川暴发大规模泥石流,泥浆裹挟着巨石侵占道路堵塞河道。桃关隧道里,约有2000人被困。

  当时,路面已经完全被洪水淹没,桥面随时有坍塌的危险,杨志临危受命,带武警突击组进入隧道了解情况。“子弟兵来了!”被困群众看到杨志的队伍后,激动地大喊起来,他们看到了生的希望。当天傍晚,突击组协助2000多名群众全部转移至安全地带。

  如今,草坡乡的百姓已经搬迁到水磨镇郭家坝村吉祥社区,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家。这个被誉为“5·12”灾后重建第一镇、全球灾后重建最佳范例的川西小镇,每天都会迎来全国各地的游客。

  陆苇:“抗震先锋”一直争做“邱少云”式的战士

  5月的北川老县城,在烟雾的笼罩下若隐若现。10年前被大地震撕裂的一栋建筑物,依旧遍体鳞伤,摇摇欲坠,似乎还在向人们倾诉着内心的悲痛。

  “这就是我亲人之前住的楼房。”武警绵阳支队保障大队供应保障中队中队长陆苇低沉的话语,将记者的思绪拉到眼前。顺着他手指方向,记者看到在地震遗址入口左侧街道矗立着一栋4层建筑。陆苇介绍,这栋建筑之前应该是5层。那场地震,陆苇家中8名亲人遇难,他却坚守在自己岗位上救援其他群众,人们称他是“邱少云”式的伟大战士。

  据该支队政委赵武勋介绍,地震发生当日,部队就立即赴北川县城抢险,陆苇作为救援部队中唯一的一名通信兵,就在这支队伍的行列。在明知8个亲人被埋在附近的废墟中,陆苇强忍心中的悲痛紧张展开工作,当天晚上就完成了超短波基地台和单边电台的搭建,保证了无线通信联络的畅通。5月23日,根据任务需要,部队要从北川县城开赴擂鼓镇展开救援。临走前,支队时任政委徐超特别命令陆苇到亲人被埋的地方去看看。到了那里,战友们哽咽着告诉他,他的亲人由于被埋得太深,部队虽还在全力营救,但估计生还的希望已经不大。听到这个消息,陆苇一下子跪倒在地,悲痛不已地哭道:外公、外婆,舅舅、舅妈……你们原谅我吧!

分享到:
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