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依然不知道你的名字,但我终于成了你-舆情网

2018-05-17 06:29

  约定·追随

  “我是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某旅新毕业学员排长强天林,来自四川青川。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,一名解放军叔叔把我救了出来……如今10年过去了,我成了和你一样的人。叔叔你能看见吗?我一直在找你,你在哪里……”

  今年1月,强天林通过媒体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条寻人视频。其实,“寻找”的念头他一直都有,只是总觉得还没到合适的时候。

  因为,“寻找”的背后,是一个约定,是一次追随。时光流淌,记忆模糊,那位解放军叔叔的模样在强天林的脑海中已渐成轮廓。但他刻骨铭心的,是那双托举他生命的大手散发出的温暖,是那抹迷彩绿带给他的安心与希望,是“我会成为你”与“我等你”之间的约定。

  这一次,他觉得时机到了。10年,不只是一个时间的节点和纪念,对强天林而言,更有了一种身份的轮回和契合。那个月,他在中国国际救援队任职排长,而这支队伍,曾参与过汶川大地震的救援。

  “用时间煮一杯酒,里面融入记忆,酿成最香醇的想念,掬一杯下咽,在肠肚里酣畅。”平日里,强天林喜欢用文字对生活做些记录,这10年的追随和成长,他用这句话做了描述,有些文绉绉,但他并不觉得矫情,因为那份“想念”,那种“酣畅”,在他的讲述中,都坦露无遗。

  “叔叔,这就是‘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’吗?”

  “不!这是一个军人的承诺!”

  青川,这个位于四川北部边缘的小县城,山清水秀,民风淳朴,我从小便在这里长大。没有高楼林立,没有车水马龙,但我们的生活怡然自乐。清晨,爸妈扛着锄头下地干活,我背着书包和小伙伴们一路且歌且行,走上十几里地去学校。傍晚,爸妈“带月荷锄归”,和放学归家的我在饭桌上愉快地聊着一天的见闻。

  这一切,都在2008年5月12日发生了改变。读初二的我正和同学们在宿舍里享受着午休惬意的时光,刹那间地震袭来,砖瓦剥落,屋墙坍塌,从未有过此种经历的我们内心充满恐惧。一时联系不上父母的我,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回家!

  我偷偷溜出学校,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。山体塌方后的碎石布满道路,我艰难地穿行其间,身边偶尔会有乡亲邻里从山里走出来到镇上避难,只有我一个人逆向而行。我生平第一次觉得,回家的路那么难,那么远。

  忽然,余震来袭,我身旁的山体出现滑坡。“躲开!”在我惊慌失措之际,一个绿色身影一个箭步上前将我夹起,带我脱离险境,一块飞石却狠狠砸在他的背上。“营长!”几名军人赶忙冲过来扶起他。

  起身后他冲我笑了笑,“跟我们走,我带你去找家里人!”一路上,他一直紧紧牵着我的手,把我送到了集中安置区。

  两天后,他和一群解放军叔叔带着我的家人走出山区,我们一家人得以团圆。他伫立在一旁,一脸满足地说:“小家伙,我没有骗你吧!”

  我泪眼朦胧地瞅了瞅他,他脸上布满了倦容。

  “谢谢你,叔叔!”

  “不客气,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!”

  “叔叔,这就是‘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’吗?”

  “不!这是一个军人的承诺!”

  “叔叔,总有一天,我会成为你!”

  “我等你!”

  地震后那段时间,他和战友们每天都会来到安置区,为我们搭建帐篷、修建板房。一到他们休息时,我就跑过去给他递上水壶,他就会给我讲他当兵的故事。

  “长大后你想干嘛?”其实这个问题,震后一名电视台记者曾问过我,我当时的回答是成为一名作家。可面对他,我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  “我在你这个年纪,就想着要当兵。”他笑着对我说。

  “当兵,当兵,当兵……”我心中默念着。

  完成救援任务后,他们即将撤离灾区。临行那天早上,我早早爬起来,在乡亲们簇拥着的车队中,寻找着他的身影。

  “叔叔!”我一边跑着,一边向他招手。听见了我的声音,他定住了目光。“小家伙,我要走了。你要好好读书,才能走出大山!”抱着他送给我的笔记本,这句嘱托,我记在了心头。

  就在车门关上的那一刹那,我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喊:“叔叔,总有一天,我会成为你!”

  “我等你!”他摇下车窗,和我挥手告别。我呆呆地站在原地,望着长长的车队,消失在延绵无尽的群峰。
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