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柑橘转型的“苦酸甜”(产业振兴三问·效益何来)-舆情网

2018-05-17 11:31

  游客正在柯城区石梁镇城西村橘园里采摘柑橘。
  本报记者 方 敏摄
  制图:张芳曼

  实现农业现代化,提高农业发展质量和效益是必然要求。当前农产品价格“天花板”下压,生产成本“地板”升高,化解发展难题,必须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。浙江衢州的传统柑橘产业立足市场转型,依靠科技提升品质,增加有效供给,与此同时,推动农业“接二连三”,拉长产业链条,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,其做法值得借鉴。

  

  “橘奴千树,筐篚满家,市橘之舟,鳞次河下。”这是徐霞客笔下的衢州柑橘。作为中国椪柑之乡,衢橘历史闻名。去年衢州市柑橘总产量达到39.4万吨,然而面对丰收,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。

  在衢州市柯城区金坂村,橘农徐金美无奈地将满车的柑橘倒掉:“一块钱一斤还没人要,不如都倒了。”

  然而,就在离金坂村不远的莫家村,橘农叶华昌正在大棚内悠闲地修剪柑橘枝叶:“我家的3万斤椪柑,春节前就销完了,每公斤最低卖到10元!”

  同样是衢橘,为何境况截然不同?“愿意转型的,就赚;不愿转型的,就亏。”柯城区农业局副局长方培林道出原因,“市场从来都是公平的。这几年衢州推动柑橘产业转型,在三产融合发展的路上充满了苦乐酸甜。”

  苦:一斤柑橘几毛钱,市场倒逼产业之变

  “3个橘子一块钱,卖掉橘子好过年。”叶华昌是当地最早的一批柑橘贩销户,他感叹,上世纪80年代,柑橘3元一斤,比猪肉还贵!最辉煌时,柑橘收入占了村民收入的七成多。

  市场火了最易跟风。一时间,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种橘,但品种单一、管理粗放,使得衢橘质量参差不齐,市场风险悄然集聚。

  2008年,衢州柑橘大丰收,收购价却一路跳水。随后几年,一斤柑橘几毛钱的情况越来越多,不少橘农无奈撂下橘园,外出打工。

  “这几年被市场淘汰的,正是落后生产观念种的低品质柑橘,这也提醒我们,柑橘产业要‘变’了。”方培林说。

  痛定思痛,衢州柑橘开始转型。

  提升种植效益。柯城整合分散的土地,实现规模化种植。2016年柯城打出橘园规模流转、设施栽培、金融扶持等一系列组合拳。对新流转、连片50亩以上的成龄橘园,连续3年每亩给予500元的补助。

  叶华昌成了第一个“吃螃蟹”的人。两年来陆续投入300万元,建起了精品柑橘园。走进他的家庭农场,50亩大棚连栋成片,有机施肥、绿色防控等生态技术透着科技范儿。“有了避雨大棚,椪柑可以延期两个月采,糖度能达14.5度,精品果率达到95.8%。”

  围绕柑橘产业升级,近两年全市累计淘汰“三低”橘园10.6万亩,规模经营面积从2015年的300多亩发展到近7000亩。

  品种改良只是第一步。如何最大程度提高衢橘效益,衢州探索三产融合发展。

  向深加工要效益。常山胡柚是当地独有的柑橘品种,从卖鲜果到青果入药,胡柚实现了全果利用,提取的黄酮素片成为高端保健品市场新宠。运用这一技术,每吨胡柚产值超过20万元,是销售鲜果的100多倍。常山县胡柚商品化率达到70%以上,列全国柑橘之首。

  向休闲农业要效益。越来越多的柑橘园办起了农家乐、采摘园。全市发展休闲农业经营主体3373个,从业人数3.5万人,休闲观光农业成为农民致富的新产业。

  酸:老橘农转型难题不少,须引导先进要素握指成拳

  三产融合,离不开质量支撑。

  经过两年摸索,一门心思改良品种的卢志承成功了。他的家庭农场种的杂柑新品种,刚挂果就被人订走了。“到丰产期,亩产可达1万斤,那就是20万元的收入。”

  效益源自科技。衢州市农科院果树研究所所长郑雪良告知记者:“现在推广的新品种,到第二年的7、8月份都有很多汁水,保有本来的品质不变。”

  也有部分橘农仍在传统种植模式上徘徊不前,无奈倒橘的徐金美就是其中之一。“家中2亩柑橘地,六成橘树没人管,品质也确实不好。虽然我家不靠卖橘为生,但看着橘子倒掉,还是有些心疼。”徐金美说。

  看着别人挣钱,徐金美难免心酸。但转型路上,土地、科技、资金、人才的要素缺一不可,难题不少。说到今后的打算,他表示,未来会专心打工,把土地交给那些懂技术、会经营的人来打理。

  推动柑橘转型,衢州直面难题,政策引导先进要素握指成拳。

分享到:
收藏